印度,真太神奇了!

正文
印度,真太神奇了!

有背包客这幺说:「走过一圈印度,到哪儿都不是问题了。」因为,印度实在充满太多不可预料。这趟虽不算是自助旅行,但我已经想大喊:「印度,真太神奇了!」

比如,因为幅员广大,旅行印度不像很多地方可以一个导游从头陪到尾,几乎每换一个城市就要更换导游,算算我此行共换了四次呢!而且,我怀疑是不是因为人口太多,为了製造工作机会,印度分工超细的,有人专门把我从海关接出来,另一个人负责送我去搭车,司机自己知道要把我载去哪里,到了饭店又由另一个人接手处理check in,然后导游才会出现。

于是我就像个特务般,每到一地才知道接手的人是谁、接下来要去哪里,无法事先联络,但一定会有某个人及时的、奇妙的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,就像是宇宙自有它运行的道理,印度就这幺乱中有序地运作着。

这次走的路线是台湾人比较少前往的南印度,动机当然是为了一探电影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拍摄地。摊开地图,这可折磨了,PI的家乡朋迪切里(Pondicherry)在南印度东边、PI全家度假的高山茶区木那(Munnar)在南印度西边,为连接这两个点,我的路线是这幺安排的:从台湾经香港先飞印度塔米那都邦首府、IT产业大城清奈(Chennai),拉车四小时到朋迪切里,再回清奈搭国内段班机飞到西边喀拉拉邦的香料古都、商业大城科奇(Kochi),然后拉四、五小时车程上山到木那,最后一路往北从班加罗尔经香港返回台湾。

千年古城石雕奇观

如果不是因为要去朋迪切里,就不会先飞清奈,但既然到了清奈,就没有不去马哈巴利城(Mahabalipuram)的道理。马哈巴利城距离清奈仅一小时车程,是座发展于西元七世纪的历史古城,车子一进入马哈巴利的範围,映入眼帘的便是马路两边摆满大大小小石雕的店家。传承着传统技艺,马哈巴利的石雕工艺发展已久,连邻近的新加坡、马来西亚都会来到这里选购石雕品。

当然,最教人震撼的是城中遍布各处的石雕庙宇和石窟艺术群,早在1984年,马哈巴利城就已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。每次参观石雕古蹟最教我苦恼的是,再怎幺卖力拍照,都无法展现那千年岁月所散发的神祕魅力,因为照片里的石雕色调单一,画面上总是不太讨喜。但是马哈巴利城绝对值得亲临感受,尤其坚硬的花冈岩地质条件,造就了整座寺庙、整片石壁一体成形的壮观作品,站在巨大的石雕庙宇之下,想像一整块大石头在多少工匠的巧手齐心之下,雕刻出一篇篇史诗般的神话故事、一尊尊栩栩如生的神话人物,然后就此传世千古,他们可能不明白自己完成了多幺了不起的成就。

五部战车寺院(Five Rathas)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巨型独石建筑,五座巨石分别是五座寺庙,象徵「摩诃婆罗多」神话史诗中潘达瓦王国的四个王子和他们共有的妻子,祂的重要性在于达罗毗荼式(Dravidian-style)尖塔成为后来南印度的庙宇建筑原型;邻近的海岸寺庙(ShoreTemple)则是南印度早期石造神庙的代表,原本共有七座,因为受到海水侵蚀毁坏,现在只剩下一座了,这两个地点是马哈巴利城内唯一要收门票的世遗建筑,250卢比(约台币135元)可一併参观两个点。其他重要的据点还有宽29公尺、高13公尺、号称世界上面积最大的浅浮雕石壁「阿周那的苦修」(Arjuna's Penance),和旁边以极小接触点神奇矗立在一片石坡上的「克里希那的奶油球」(Krishna's butterball)等,石雕艺术很精彩,只是周边都没有什幺遮荫处,千万要做好防晒。

印度,真太神奇了!

香料古都街坊奇遇
大约一小时航程,就可从清奈飞到喀拉拉邦的主要城市科奇。科奇(Kochi)旧名科钦(Cochin),为了去殖民化,印度政府常用更改地名的方式来降低殖民意涵,但古都的历史痕迹仍保留在海港边的科钦堡(Fort Cochin)内,用散步的方式就可以领略这曾经作为海上香料贸易城市的欧洲风味。我在科奇住的饭店Brunton Boatyard 很值得推荐,除了它本身就是海军基地遗址改建的航海主题饭店超有fu,更讚的是它就在科钦堡内,步行就可以来到港边。

科钦堡的夕照景观很有名,千万记得早一点抵达,别像我因为晚上才到而错过。隔天上午我从饭店先走到港边观看着名的中国渔网捕鱼,以交叉圆木綑绑撑开的渔网用悬吊的方式沉入海中,等待数分钟让鱼儿入网,接着必须同时出动四、五人、利用槓桿原理合力将渔网拉出水面。这个在郑和下西洋时传入的捕鱼法在港边一字排开,如今兼具观光功能,付50卢比就可登船体验拉网,小心商家会漫天喊价,我们就有团员独自前往时被叫价500卢比,不想被敲竹槓的话,可以在岸边拍拍照即可,见识一下这种在台湾没见过的捕鱼法,岸边则有许多鱼贩当场兜售新鲜渔获,可以现买到附近的餐厅料理。

走访古蹟是游览科钦堡的重点,1498年由葡萄牙人兴建、印度最早的圣方济教堂(St.Francis),建于16世纪、仍保有大量湿壁画的荷兰宫,都可看到欧洲殖民的痕迹,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藏身犹太城中的犹太教堂,因为和常见的东西方庙宇教堂大不相同,但这里控管严格不让拍照,连随身包包也不能带进去。教堂瀰漫神祕宁静的气氛,天花板上挂满各式比利时玻璃吊灯、地板上铺满青花瓷地砖,这些都是当时印度和欧洲、中国商业往来频繁的证明。

科奇之旅的最后,我预约了一场喀拉拉料理体验,来到Nimmy和Paul的家,Nimmy在自家开起料理课程,也提供房间经营民宿。真正踏进印度人的家感觉非常奇妙,独栋带庭院的房子、颜色鲜豔的纱帘、各式玻璃器皿摆设,打理得有条不紊,可以看得出这是户有钱人家!Nimmy一边端上她融入西式料理手法与印度传统食材的创意喀拉拉料理,一边和我聊天,言谈中可以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料理非常有自信,甚至对于我这对做菜没啥概念的人似乎还有点隐隐不悦呢,害我越聊越冒汗,不过第一次到印度人家「作客」的经验真是非常新鲜有趣。

高山火车奇妙旅程
从科奇上山到木那停留两晚后,经历一段长达七、八小时,翻下一座山再翻上一座山的的磨人车程,终于抵达高山茶区乌堤(Ooty),几天下来,印度司机爱按喇叭与超车的习性,我已经可以淡定面对了!同样有高山茶园景观,如果不是为了电影场景,我会捨木那而选乌堤,因为这里有列入世界遗产的尼吉里高山铁路窄轨运茶小火车,火车往来于乌堤与Coonoor之间,80分钟旅程伴随着摇摇晃晃、喀勒喀勒的怀旧声,高山凉爽的空气,奔驰在海拔2300公尺的自然风光、田园景观间很是舒服。

Coonoor淡蓝色的车站建筑很有味道,但周边景点就乏善可陈,打听之下才知道,印度人爱来这里度假就是为了享受凉爽气候,可不是要玩什幺景点来的,于是我决定早一点返回乌提。想要贴近感受当地人的生活,来逛传统市场準没错,在乌堤市中心就有一座占地很大的MUNICIPAL MARKET,遮阳棚下是一排排、一区区堪称
整齐的摊贩,因此不太会迷路,生鲜蔬果、乾货、杂货琳瑯满目,这里的摊贩出乎意料的含蓄,不会黏着你硬要兜售,不过适合观光客买的东西不太多就是了。

怦然心动奇幻城堡
一路拉车摇啊晃的,来到有「皇宫之城」称号的麦索尔,原来这里在16世纪是瓦迪亚王朝的领地,融合印度、伊斯兰、英式歌德建筑的Maharaja皇宫,至今仍是麦索尔的精神象徵,导游说,印度人对麦索尔大皇宫的喜爱程度还超过泰姬玛哈陵呢!如童话城堡般的皇宫不只看建筑外观,还可以入内参观,里面的装潢陈设极尽华丽,精雕细琢的螺旋梯、天花板壁画、比利时彩绘玻璃、捷克吊灯、苏格兰地砖,每一细节处都讲究,简直是梦幻指数破表,听说王族后代还住在皇宫里,忍不住幻想起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情节,这可不是癡人说梦喔,只要美金200元就可以和王室成员共餐,这会不会也太「亲民」啦!

印度,真太神奇了!

瀰漫着贵族气息的麦索尔让我当晚做了个美梦,隔天便驱车往班加罗尔搭机回台,只是连这最后一段路程,都逃不过一天至少拉车四小时的命运。但撇除跋山涉水、舟车劳顿之苦,「印度」当真从感官到心灵都教人震撼,饱满的色彩永远吸引住目光;比佛教还要古老的印度教,千百年轮迴转世是源源不绝的生命力;更深刻的是印度人的笑容融化了我的戒心,旅行多年,就没见过这幺乐于面对镜头,然后会好奇的凑过来看拍摄画面,不吝惜称讚一句「good picture」的民族,而且屡试不爽。混杂、髒乱、挤巴士火车的场面几乎没有出现在我这趟南印度之旅,甚至连公共厕所都是乾净的,我也从一开始只敢用矿泉水漱口,到后来连餐厅的饮料都大口喝,南印度富庶的生活条件连他们自己都引以为傲⋯⋯,这一段漂流奇遇不是我的幻象吧?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: